在非洲体验小辫发型 痛并美丽着

  【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静】在非洲国家多哥首都洛美,椰树参天,海风徐徐,当我和同伴披着长发在海边散步拍照时,迎风飞扬的黑发招来当地各年龄段女性的层层围观。她们一边打量一边询问:“你的头发这么长,是自己长的,还是假发?”我一边回答一边将头发散开,以证明我的头发是真的。马上,伴随着啧啧的赞叹声的,还有一片齐刷刷羡慕的目光。有的女孩还要求摸一下我们的头发。那种小心翼翼,心生向往,让我十分惊讶。原来,随着中国出口到非洲的假发数量日益增多,乌黑油亮、韧性十足的高品质中国人发便成了当地美发行业的奢侈品,普通百姓难得享用。现如今留着披肩发的中国女士就在眼前,亲手触摸一下传说中“像丝绸一样柔顺的中国头发”,对她们而言,便成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

  放眼街头,非洲女士们发型形态各异,基本看不到相同的款式。其中最具当地特色的各种发辫引起了我的兴趣。在当地人的观念中,把头发编成细碎的辫子,能彰显出高贵的地位,透出不俗的气质。于是乎,很多女性便练就了一身编小辫的深厚功夫。我突然也想试一次。

  我们雇佣的多哥当地小保姆九妹超级爱美,听了我的想法后,她开心得差点蹦了高。她轻车熟路的跑出去买了一大捧物料,有用于当发辫的黑色丝线,作为装饰的彩色筒扣,还有在最后工序用作点缀发式、提高明亮度的彩色皮筋。

  九妹用尖顶梳将我的头发挑分成细细的一撮,辫成三股辫,再将丝线接上去继续编织,随着她灵巧的十指舞动,上真下假精美而紧致的小辫子越来越多。由于编得太紧,我的头皮被拽得阵阵发麻。“能不能稍微松一点?我这头发都要被你薅掉了!”我实在忍不住了。“不能松,不然很快就散了,这辫子要保持很长时间呢!”九妹不松口。“那我怎么洗头呢?”“别急,到时候我帮你洗,不用拆开辫子就能洗。”

  九妹操作熟练,手法细腻,在我连续打了几个盹之后,漫长而复杂的编织工序终于完成了。把所有的小辫攥在手里,用粗皮筋扎成一个大马尾辫,继续编织,然后盘发、定型、装饰,历时三个多小时后,我的发型终于大功告成。

  “非洲女性,不是在给别人编辫子,就是被别人在做头发。”我终于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了。为了这个发辫,我们原定的周末海滨之行只好推迟。九妹却不以为然,她认为发型美是至高无上的,值得其他事情为之让路。

  我突然想起,前几天有一位非洲客户为了迁就理发师的时间,果断要求推迟我们早已约好的谈判。而我第二天就要飞回中国,最后达成的共识是,在理发店见面商谈。

  因基因和气候所致,非洲人无论男女,都是超级卷曲的螺旋式短发,难以长长。天生爱美的女性便在发型上各显其能,下足了功夫,尽情展现女性魅力。不论自己的经济状况如何,女人们都会拿出相当比例的收入用于购买假发,假发已经逐渐变成非洲女性的刚需。因材质和品质的不同,假发的价格相差很大,所以通过被称为“头顶时装”的假发档次,基本就可以判断出佩戴者的经济能力。也就是说,发型不仅仅是满足审美需求,更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。

  比较讲究的女性,会定期到理发店打理头发,变换发型。而生活拮据的百姓,则会找亲戚朋友搭伙,相互帮忙。因此女士们一边相互编辫子一边聊天的场景比比皆是。这样的交流既能增进感情又能让自己变美,一举两得。

  头顶质朴而略带旷野气息的发髻,身着富有浓郁非洲风情的蜡布裙装,我这样入乡随俗的装扮受到当地女士们的极度喜爱,很多人主动向我表达赞美之情。发型虽美丽,却带来了生活上的不便。高高的发髻,让你无论如何调整,都只能在睡觉时保持侧卧姿势。编辫时头皮的麻感,已逐步发展为阵阵的刺痛,好像有人在用力揪你的头发,让全身的细胞都时刻处于备战状态,容不得半点松懈。为了有更深刻的体验,也为了不枉九妹的一番辛苦,我坚持了两天两夜。到了第三天,只觉得浑身疲乏,神情恍惚,头部甚至身上的各路神经似乎都在哀怨嘶鸣。罢了,还是拆了吧。此刻,我只想把头发披散开来,让头皮恢复自由。

  然而,拆发也是一项不小的工程,需要技巧和耐心。九妹和同事两人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完成。而另一个中国朋友,盘好发辫后只坚持了一天一夜就败下阵来。看来我的感觉不是个例。

  那么非洲女性是如何克服这个困难的呢?我归纳了三条:一是她们从小就梳发辫,头皮已经适应了适当的拉扯;二是因为头发短,承受的拉扯强度远远低于我们的长发;三是非洲女性的隐忍度高,为了美可以承受适当的不适。

  “没有发型就没有爱情”这句话虽是调侃,但也不无道理。我所接触到的非洲女性,不论年龄大小,无一例外都爱打扮,爱拍照,毫不掩饰对美的渴望,让人深深感受到了那始于心灵的美好愿景。

  新华社发(艾哈迈德·哈拉比萨斯摄)1月8日,在伊朗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附近,救援人员在坠机现场工作。新华社发(艾哈迈德·哈拉比萨斯摄)1月8日,在伊朗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附近,救援人员在坠机现场工作。

  1月8日,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(右)在伊斯坦布尔会见到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。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8日在伊斯坦布尔与到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并发表联合声明。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8日在伊斯坦布尔与到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并发表联合声明。

  1月8日,在法国巴黎,人们走过路边的打折季广告牌。法国反对政府退休制度改革方案的罢工活动仍在继续,地铁、火车和飞机停运严重。法国反对政府退休制度改革方案的罢工活动仍在继续,地铁、火车和飞机停运严重。

  1月8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(中)在华盛顿白宫发表电视讲线日说,伊朗对驻有美军的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动的袭击未造成美方人员伤亡,美方将立即对伊朗实施新的经济制裁。

  昆曲演员在南京文艺综合形象平台“金陵大剧场”上线仪式上表演节目。泱波摄此次“梅赞金陵—2020南京梅花戏剧展演季”将以南京观众认可和喜爱的越剧、锡剧、黄梅戏和京剧为主。

  跨火栏、跃火墙、冲火廊、穿火林,烈火缠身依然勇往直前。(唐家闯张浩张世伟)跨火栏、跃火墙、冲火廊、穿火林,烈火缠身依然勇往直前。(唐家闯张浩张世伟) 跨火栏、跃火墙、冲火廊、穿火林,烈火缠身依然勇往直前。

  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内拍摄的冰雕作品(1月8日摄)。近日,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园区内举行的各项冰雕赛事中,经过来自世界各地的冰雕选手悉心雕琢,一块块冰变身为精美的艺术作品,数十座冰雕仿佛晶莹剔透的出“冰”芙蓉。

  1月8日,商贩在内蒙古国际会展中心售卖窗花等年货。此次年货博览会为期13天,共有800余家国内外企业参展。当日,第六届呼和浩特年货博览会在内蒙古国际会展中心开幕。当日,第六届呼和浩特年货博览会在内蒙古国际会展中心开幕。

  1月8日,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德胜村大部分新房舍已经建成入住。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1月7日,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公会镇落花营村“爱心超市”管理员孙秀琴在展示村民用积分兑换生活用品的记录。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1月8日,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德胜村村民孙贵英在装饰自家的民宿房间。

  东京奥运会官微今天公布一组艺术海报,参与创作的艺术家包括日本天才书法家金泽翔子,一线女艺术家蜷川实花,漫画家浦泽直树、荒木飞吕彦,荷兰新锐女摄影师薇薇安娜·萨森等。

  1月7日,2020年的初雪,终于在济南市民的期待中如约而至。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雪,不仅兴奋了泉城市民,也兴奋了济南野生动物世界的3000余只小动物们。国宝熊猫“二喜”和“娅双”在雪中实力卖萌,攀爬行走无所不能,玩耍的“自拍”照,憨态可掬,生机勃勃,玩的不亦乐乎,就是这样惹人爱!

  1月7日23时20分,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,成功将通信技术试验卫星五号发射升空,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,任务获得圆满成功。

  太原古县城是晋阳古城遗址的一部分,因其整体格局如同振翅高翔的凤凰,也被称为“凤凰城”。太原古县城是晋阳古城遗址的一部分,因其整体格局如同振翅高翔的凤凰,也被称为“凤凰城”。